記者擠入了一間小房間,里面裝滿了高高的黑色服務器支架。這些計算機配備的風扇,吹打出寒冷的空氣。

噪聲之大,以致于淹沒了康奈爾大學博士候選人Adem Efe Gencer的聲音。康奈爾想要嘗試模擬全球比特幣網絡,而這一切都是以科學的名義。

Gencer指出,這些服務器占到了康奈爾比特幣測試平臺約一半的節點,其部署的節點超過了1200個,更多的服務器則放在了地下室下面。

該項目稱為‘微型世界’,這些服務器并不是什么玩具車或者紙板建筑,微型世界的的確確是一個真實的比特幣測試網絡。

Gencer表示:

“我認為沒有任何其他的機構能夠擁有這樣大的一個集群。”

問題是,康奈爾搭建這些龐大而又復雜的節點,究竟是用來做些什么呢?Gencer是康奈爾加密貨幣和合約(IC3)研究機構的一名成員,他是康奈爾大學的專業加密貨幣研究者,其目前正在研究比特幣作為一個整體的系統,如何會有不同的規則或可能的對抗性反應。

該研究團隊為這個‘小網絡’制定了很多大計劃。

“我們想要擴展它,最終目標是讓它像比特幣公共網絡一樣大,”他說。

也就是說,這個項目需要搭建更多的節點。根據比特幣網絡節點統計工具Bitnodes的數據顯示,當前比特幣全網擁有近7000個全節點,但這并不包括那些非中繼節點,而加上這些節點,全網的比特幣節點數超過 50,000個。


比特幣科學


為了搭配這個測試平臺,康奈爾已經開發了一個框架,其涉及測量指標,如傳遞信息的延遲以及系統抵抗中心化的能力。

這個微型世界能夠運行任何客戶端或更具創造性的協議,例如由康奈爾大學推出的Bitcoin-NG協議(這種協議從根本上重構了比特幣,其可以支持更多的交易)。

“只要客戶端放入我們的系統,我們就可以運行它,”他說。



隼網絡(Falcon network)


然而,微型世界并非是IC3研究機構僅有的比特幣項目。

推出于去年的隼(Falcon),它是IC3更顯著的一個公鏈嘗試,隼主要用于幫助擴大比特幣網絡的去中心化程度。

據悉,隼(Falcon)是由康奈爾維護的10個節點組成的網絡,其提供了一個“快速通道”,所有礦工和礦池都可以使用它來更快速地發送和接收比特幣數據塊。

“這在很大程度上平衡了比特幣挖礦這個領域,” 康奈爾研究生Soumya Basu一邊在白板上畫圖,一邊解釋道。

迄今,隼(Falcon)因提供了第二個比特幣中繼網絡而被廣泛稱贊,它可以幫助礦工更快速地在網絡上廣播區塊。而在此前,只有FIBRE這一個比特幣中繼網絡。

Basu強調說,選擇多樣性對于礦工來說是有用的。

“如果你只有一個中繼網絡,并且由于某種原因(維護、被攻擊等)而暫停工作,那么這個時間段的區塊傳播就會變慢很多。”

IC3聯合負責人Emin Gün Sirer也同意這個觀點,他認為多樣性的選擇對用戶會有幫助,他們不必只信任一個開源網絡及維護它的志愿者團隊。


真正的影響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 Basu認為有多個像隼(Falcon)這樣的計劃,可以更好地幫助比特幣實現它的最小化信任目標。

“中繼網絡擁有著很大的權力,如果一個中繼網絡決定‘怠慢’一些區塊,它們可以更容易地進行自私挖礦等攻擊,”他說。

對此,Basu暗示說康奈爾大學對比特幣背后的博弈學也很感興趣。

“如果你有多個中繼網絡選擇,那么減緩一個特定區塊的好處就是非常有限的,”他說。


擴大測試范圍


今天,康奈爾的微型世界是非常顯著的比特幣模擬器之一。雖然也有其他的項目,包括由瑞士技術大學 Eth Zürich開發的開源項目。

但是,微型世界項目也試圖通過擴展至其他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項目來保持其領先優勢。

為此,Gencer說康奈爾正在模擬一個以太坊網絡,其會在同樣的基礎設施上進行測試。

他說:

“據我們所知,還沒有人在做類似的以太坊測試項目。”

發文時比特幣價格 ¥6990 (來源:火幣網——安全可信賴的比特幣交易平臺)

原文:
作者: Alyssa Hertig
編譯:隔夜的粥
稿源(譯):巴比特資訊()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