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人公開支持比特幣硬分叉,我為此感到很驚訝,特別是從比特幣支持者口中聽到這些話,他們認為硬分叉是不可避免的或者說“不是什么壞事”。我明白他們的意思,但這種說法大錯特錯。我知道每個人都厭倦了擴容辯論。在這篇文章中,我不會探討擴容問題的技術細節,我關注的是硬分叉的非技術問題,并說明一場有爭議的硬分叉可能帶來的混亂和市場影響,如果Bitcoin Core(BC)和Bitcoin Unlimited(BU)真的會走到這一步的話。

近期,交易所已經表明態度,一旦硬分叉發生,他們會以競爭幣(altcoin)的形式上線BTU(即BU分叉幣)。我被這個聲明嚇到了,盡管業內知道競爭幣意味著什么,但行外人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含義。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我之前預測過比特幣在今年年底可以達到3,000美元,但前提是爭議性的硬分叉不存在。

請記住,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改變那些支持通過硬分叉創造另一種比特幣的心態,因為我認為應該不惜一切代價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事實上,如果以下情景都一一成真了,我們就麻煩了……如果你認同文章中的觀點,請將它翻譯成普通話或者其它任何一國的語言,讓我們一起說服礦工和社區不要考慮BU硬分叉。

即使在前兩天BU爆出巨大漏洞之后,還是有越來越多的節點支持并運行其客戶端。我知道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他們是對的,但我們也不能忽視生態系統中不斷滋生并增長的風險,因此,我現在要說出自己的觀點。

我不會在這篇文章里探討技術問題,因為這個話題在別的地方都被說爛了。如果您有任何中立或基于事實的資源鏈接可以在評論中分享,之后我會在文章中進行更新。


品牌意識是比特幣最重要的資產!


比特幣是加密貨幣領域實力最強的品牌,這是毋庸置疑的。我覺得這幾年比特幣至少省了20到50億美元的媒體曝光費。然而,硬分叉會創造兩個比特幣品牌。從本質上說,就是把一部分品牌價值轉移給BU。我在兩年前寫過一篇有關比特幣權力和網絡效應的文章,如果你沒讀過,去看一看還是有必要的。

一旦硬分叉發生了,就會造成品牌混亂。這是一個極其糟糕的想法。

比特幣網絡的安全問題來源于礦工的計算機算力。這是由比特幣價格驅動的——價格越高,算力越高。而價格是由市場需求驅動的。市場需求是由公關、媒體以及的對比特幣這一具有長期保值價值的首個以及唯一的真正的加密貨幣的信念驅動的。如果不能弄清楚其中的關系,我認為我們很可能遭遇負面影響……

2014年,當媒體宣布比特幣已死的時候,我們用了好長時間才重新站起來,價格也恢復正常水平。如果BU沒有獲得大多數支持,那么它不過就是個競爭幣——有什么了不起的?

假設35%到50%的礦工都選擇離開并創建一個競爭幣,那么我們就有兩種幣——比特幣(BTC)和BU幣(BTU)。你可以說BTU不算是比特幣,但普通人可能還是會稱它為比特幣。舉個例子,如果某人自認為買了比特幣,然后在去Gyft買禮品卡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買錯了——你能想象到商戶在處理客戶支持時遇到的麻煩嗎。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甚至會放棄比特幣這種支付方式,除非某樣東西只能用比特幣買到,因為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造成客戶的誤解或者貨幣在買賣之間存在的價格波動風險。

雖然加密貨幣世界能夠輕松理解兩者的區別,但對于那些根本不了解比特幣的人來說,讓他們明白BTU和BTC之間的區別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不要忘了一些重要的事實:Bitcoin.com (以及其它一些強大的域名)的老板Roger Ver(比特幣耶穌,也就是BU的背后勢力)持有數十萬個比特幣(大約在30萬個左右)。

一旦比特幣分叉,用戶就會收到同等數量的BTC——因此,根據業內傳聞,Roger就能得到60萬個幣(30萬個BTC+30萬個BTU)。

一旦比特幣分裂,它就能用Bitcoin.com合法化BU——那些不知情的人可能認為這是真實的信息來源,而且這些信息很可能在谷歌等搜索引擎排名靠前。BU很可能成為Bitcoin.com。我第一家任職的公司就負責搜索引擎營銷的,我太了解這方面的事了。

分叉之后,Roger如果想要拉高BU,他就會拋光自己所有的BTC存貨。想都不用想30萬個幣砸盤時幣價會怎么發展,特別是在有爭議的硬分叉之后,新的投資者肯定會選擇觀望。類似情況在以太坊分叉之后也發生在了ETC身上——以太坊基金會賣光了手中90%的ETC,導致其價格低迷。單單這方面的風險也足以造成比特幣市場的沉淪,對新手來說更是如此。如果Roger有心想要抑制比特幣價格并且破壞其正統性,我們很難不害怕這種情況發生,而市場也會開始定價這種風險。

Roger不會是唯一一個賣光BTC的人。其他持有兩種幣的BTU忠粉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旨在拉低BTC價格。相反地,所有BTC長期持有者會收到同等數量的BTU,就算是BTC最忠實的持有者也可能賣空BTU,試圖擊潰它。鑒于BTC這種儲備資產的重要性,很多交易者可能利用其短期價格優勢賣空BTC,拉高其它競爭幣價格。

長話短說——上述情況(或者其它任何我能想到的情況)都對比特幣不利,市場或媒體也不會作出利好反應,這一本質的分水嶺意味著兩邊(BTC和BTU)的波動性都會增加,因為更多的幣會傾注進市場——導致任意一方需求量崩潰。

比特幣作為長期保值手段的唯一優勢在于供應量僅限于2100萬個。穩定性、安全性和稀缺性都是比特幣的重要屬性,一場有爭議的硬分叉會破壞這些屬性,并且會直接反映在價格上。硬分叉之后,現有的“比特幣”數量會增加到3300萬個(總量4200萬個),接下來幾年我們將因為兩種比特幣的正統性爭論不休。可以想象到品牌應用存在的法律問題,比如說ETC投資信托的命名引發的爭議。

試想一下,如果某人說:我想買比特幣。下一個問題就是:買哪一個?!緊接著下一個問題就是:

萬一其中一種幣又分叉了怎么辦?——到時候就會有6300萬個幣,諸如此類的事總會循環下去。


但是,難道說兩種幣不比一種好!市場會自我調節的!


假設目前的幣價是1000美元——一場75%對25%的分裂過后,你就擁有了兩種幣,而這兩種幣的總值是1000美元(750+250)。因此,我用梅爾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做了一個簡單的計算,結果顯示,由于網絡效應的減弱,兩種幣的合并價值比原來少33%,這還是在一切順利的前提下……接著就是隨之而來的FUD(恐懼,不確定和懷疑)情緒以及媒體的負面報道——你甚至可以想象價格跌得更多!比特幣的敵人都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這樣的場面了。

創建兩個網絡會破壞原有的網絡效應(支付供應商、商戶等),而幣價對網絡規模來說是非線性的,因此,兩種幣的合并價值根本不能達到原有價格。可以想一想以太坊的分裂,目前比特幣規模(200億美元)已經相當大,而以太坊當時并沒有這么大的規模,因此網絡分裂對它來說絕對是致命的一擊。


比特幣已經被死亡很多次了,它絕對能在硬分叉中重生!就連以太坊都能做到。


讓我們重新開始。以太坊是一個B2B平臺——消費者和媒體對其了解甚少或者根本不關心它。比特幣是一個市值高達200億美元的資產種類。的確,在媒體在上一場“泡沫”中判比特幣死刑的時候,我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刺激市場需求,并重塑價格體系。幣價回彈以及超越黃金時,媒體的關注度甚至不如上次幣價大漲的時候。一旦媒體給比特幣分裂添油加醋,并且伺機制造混亂,我們可能要再次經歷兩年的坎坷之路。鑒于其它競爭者正緊隨其后,我們還有那么多時間可以荒廢嗎?坦白來說,執行硬分叉不代表比特幣快要“死了”,而是對比特幣的復制。有了兩種比特幣之后,他們不會消失,可能其中一個會。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比特幣?不要低估比特幣的敵人——一次分叉足以為他們加滿彈藥來迷惑市場。


誰會在意30%的礦工支持的分叉?


比特幣的價格是由信任和網絡安全(網絡中存在的大量算力)驅動的。梅爾卡夫定律顯示,網絡價值等于網絡的平方。就算網絡以70:30的比例分裂,其安全度也會大打折扣。的確,網絡可以重構,這取決于分裂后每個幣的價格,算力可能會從一個幣換到另一個。礦工用的都是高度專業化的機器,伴隨著幣價上漲的總是算力增加。

記住,最大的挖礦公司之一比特大陸(Bitmain)已經宣布支持BU。很顯然,目前比特幣不斷上調的難度已經造成了市場競爭的瓶頸。但是硬分叉之后,兩條鏈都會進行難度調整,算力的降低能夠為比特幣挖礦公司創造更多的收入來源,他們能夠向兩條鏈上的礦工賣出更多的硬件。

與不擴容以及維持現狀相比,出售挖礦設備能夠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除非比特幣價格上漲,不過我認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因為隔離驗證沒有激活,擴容辯論也沒有結束。我曾說過1300美元是比特幣價格的關鍵阻力位,這一預言成真了。

比特幣運作的大前提在于經濟因素以及個人利益,這兩點能夠幫助實現網絡的安全性。我們經常談到去中心化,但事實就是目前控制比特幣算力的硬件來自一部分控制著礦池的公司,他們很可能對網絡不利。


比特幣存在產品以及人員問題,而不是技術問題。分叉可能會解決這些問題,因為只有這樣兩邊才能各取所需?


而其中存在的真正問題,我認為是雙重的。社區希望比特幣無所不能——Roger想要用比特幣買一杯便宜的咖啡,Core想要確保其去中心化和安全,Vinny則渴望其保值功能,等等。

比特幣存在管理問題,除了吵架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解決沖突。只能通過公開地發表民主言論,除非我們達成某種共識,否則什么都做不成。這一點讓很多人感到心煩,我想這也是這么多競爭幣企圖取代比特幣的原因吧。

比特幣不可能無所不能,至少從長期來看是這樣。目前,它必須是穩定的、安全的并且沒有爭議的。我們可以繼續以社區的身份進行內部辯論,但目前我堅決反對任何有爭議的硬分叉分裂代碼庫并創造兩種比特幣品牌。

Coinbase、BitPay、Gyft、BitPesa、Bitgo等公司花了數年的時間為用戶普及比特幣,加深他們的認識,并創建應用場景。分叉會破壞所有的成果、投資,限制比特幣的普及。和以太坊硬分叉不同,使用比特幣的公司有100多家,這會造成反生產力現象。公司肯定會關注提高產品接受度,而不是協議斗爭。這場辯論已經觸動了社區的神經。

我理解并且很欣賞大多數不同的視角——有一些觀點我沒來得及在文章中提出來,但鑒于對比特幣生態系統風險評估,我認為隔離驗證的激活是很有必要的,因為它能幫助我們實現比特幣下一步的發展,并且解除有爭議的硬分叉的風險。Core開發團隊遭到了大量的批評,很顯然他們不太擅長與社區溝通,也沒有把握好利益沖突(比如說Blockstream的參與),這也就造成了部分社區成員的怒氣,因此事情也就演變到了今天的地步。然而,從技術角度來看,毫無疑問,他們是如今比特幣領域最棒的技術團隊。

如果我們敞開心扉,把所有的偏見和個人情感拋到一邊(就算是暫時的),我們就能認同硬分叉不符合比特幣的最佳利益,應該接受隔離驗證。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為了贊美或者貶低BU和Core任意一方。這篇文章的存在是為了說服社區拋開偏見,共同阻止一場無法挽回的分裂。

注釋


(? returns to text)

網絡的有用性(價值)隨著用戶數量的平方數增加而增加。換句話說,某種網絡,比如電話的價值隨著使用用戶數量的增加而增加。現在如日中天的電子商務網站eBay就是最好的例證。即網絡的價值V=K×N2;(K為價值系數,N為用戶數量。)

發文時比特幣標準價格 買價:¥7745.00 賣價:¥7613.00

原文:https://vinnylingham.com/a-fork-in-the-road-70288fd3c046#.qswkfqmpg
作者:Vinny Lingham
編譯:Wendy
稿源(譯):巴比特資訊()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