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ram Mansharamani是耶魯大學倫理、政治和經濟學講師,他近期發布了一篇文章說明了比特幣為什么不存在泡沫


比特幣泡沫存在嗎


Mansharamani同時還是哈佛肯尼迪學院的高級研究員,是《繁榮蕭條學:聚焦金融泡沫破滅前》的作者。

他近期在LinkedIn文章中問道:比特幣泡沫要爆發了嗎?

他在自己的暢銷書《泡沫&暴跌》中研究出了一套系統框架用于定位泡沫。這種方法基于5大角度,對即將出現的暴跌現象作出概率性評估。

(耶魯大學學者Vikram Mansharamani)

這本書的重點在于:只有采用多學科分析的角度才能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繁榮到蕭條的一個經濟周期。這5個用于定位泡沫的角度分別是:微觀經濟學、宏觀經濟學、心理學、政治學和生物學。

Mansharamani將check稱為泡沫,blank lens則表示沒有泡沫,half-check是處于兩種狀態之間。

不過,他在分析比特幣市場的時候犯了幾個錯誤,我已經在推特上提出來了,下文會有詳細說明。


微觀經濟學


Mansharamani解釋道:

通常情況下,在效率邏輯的作用下,脫離平衡點的事物會進行自我調整。然而,有些時候反身動力有可能會沖破這種自我調整的阻力,創造出極端情況。

他引用了經典的效率市場理論,借用了George Soros(美國金融學家)的反身性理論(Theory of Reflexivity)提出改進。

因此,問題的本質就在于:伴隨比特幣價格上漲的是更高的(不穩定市場)還是更低的(有效市場)市場需求?

Mansharamani說有關這一點的證據并不明確。他認為作為避險資產,比特幣在經濟和政治危機期間的需求一定會增加,無論幣價是否上漲。(他舉了英國退歐之后幣價上漲的例子)。近段時間,交易量開始呈下跌趨勢。

結論:Half-Check


宏觀經濟學


第二個角度涉及到債務和資產價格杠桿的效應。他直接從自己的書中截取了部分內容:

……債務與抵押品(也就是預付定金或持有數量)之間的關系以及資產價格能夠做出一杯‘有毒的雞尾酒’,很可能改善或者惡化個人財政狀況。

他在LinkedIn文章中寫道: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杠桿有助于推動價格上漲。也沒有期貨合約能夠加大最小抵押品的敞口。因此無法提供杠桿交易。

結論:Blank


心理學


他寫道:

過分自信以及新時代的思考方式是這個第三角度心理學的標志。每當有人產生‘這次和以往不同’的心理時,消費者就要小心了。這種‘與眾不同’的情況是很少見的,資產的價格不可能無限期地上漲。反之,它們是有漲有跌的。就這一點而言,比特幣的價格也不是例外。

這一點在比特幣領域表現的淋漓盡致,Peter Thiel、Henry Blodget以及Kim Dotcom等一眾來自硅谷的杰出人才都曾預測單個比特幣價格會上漲到100萬美元。

結論:Check


政治學


政府的監管政策對資產市場有什么影響?監管政策能夠影響到任何一種資產的價格,其供應量或需求量也會因此發生變化。同時,任何資產都存在道德風險(由于投保人可能不可靠所冒的風險)。

那么說到比特幣,政府是否在進行任何人工干預以抬高幣價?并沒有。相反,監管部門在試圖壓制民眾對比特幣的興趣。關于這一點可以參考中國近段時間的新聞。

不過提到道德風險,比特幣領域似乎不存在這一點。當比特幣交易所Mt. Gox宣告破產時,沒有人為那些損失了數百萬美元的參與者提供救助。大多數比特幣市場參與者都是在了解這一資產的風險的前提下進行交易的。比特幣投資不受到聯邦儲蓄保險公司(FDIC)的保護,也不屬于美聯儲(Federal Reserve)系統。

結論:Blank


生物學


用流行病來研究金融泡沫能夠幫助我們評估某種狂熱狀態的成熟度。如果我們把投資熱度與發燒或流感在人群中的傳播做對比,那么我們應該考慮的變量就是感染率、脫除率,以及最重要的,未受影響的人口比例。

說到比特幣,潛在的買家(也就是易受感染的人群)數量的確相當龐大。一開始要想買進比特幣不是件容易事,機構投資者也因此受到阻礙。專業交易所、線上錢包以及保存私鑰的必要性都創造了大量的交易摩擦,造成了很多潛在用戶的離開。目前還不存在ETF。

結論:Blank


Mansharamani的分析總結


他解釋道:

因此,從上述5個角度分析,只有全部滿足才算是‘真正意義上即將爆發的泡沫’。比特幣只得了1.5分。從當前的情況來看,比特幣正處于向泡沫轉變的過程,但目前并不算是泡沫。

我采用了紅綠燈變換顏色的方式呈現了分析結果。綠色表示沒有產生泡沫的跡象;黃色(圖中用的是amber,琥珀色)表示即將生成泡沫;紅色表示泡沫已經存在!

這個結果與Vinny Lingham分析類似,目前不存在泡沫,但一旦幣價達到3,000美元就很可能出現泡沫現象。

我并不關心幣價很可能因ETF等外部因素達到2,150美元,也不關心這類因素是否會影響供需。然而,一旦幣價因市場狂熱、空頭逼倉(short squeezes)、媒體炒作或害怕錯過(FOMO)等因素不斷上漲,突破3,000美元,那么就要提高警惕了,我們開始向泡沫邁進了。


對Mansharamani分析結果的糾正


我糾正了這位研究者有關比特幣市場分析的幾個錯誤。


更正一:微觀經濟學


他提出的問題是伴隨比特幣價格上漲的是更高的(不穩定市場)還是更低的(有效市場)市場需求?而他卻用了交易所的交易量來分析需求量和活動。

他指出,近期交易量已經減少,并因此得出結論,隨著價格的上漲,需求量已經下跌。

有關交易量的數據一向比較模糊。由于杠桿交易以及零手續費政策,中國交易所一度占據了全球90%的交易量。

中國人民銀行(PBoC)在今年1月份宣布禁止融資融幣,接著中國交易所不再提供零手續費交易。隨后,全球比特幣交易量受到重創,盡管幣價一直在上漲(曾有過短期的下跌)。

然而,除了中國之外,其它國家的交易所一直是正常收取手續費的,因此不存在所謂的重創現象。因此,全球的交易量不是一個衡量需求的最好方式。

交易和交易手續費才是更有效的數據。隨著2015年6月之后幣價的上漲,兩者均處于上升狀態。

因此,這一角度的分析結果應該從Half-Check(介于泡沫和非泡沫之間)切換為Check(泡沫)。


更正二:宏觀經濟學


這一個角度也和杠桿有關。這位研究者寫道: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杠桿有助于推動價格上漲。也沒有期貨合約能夠加大最小抵押品的敞口。

然而,今年1月之前,中國交易所存在非常極端的杠桿交易現象。《南華早報》曾描述過這一瘋狂的現象:

某交易者指出,‘當我決定進行杠桿交易時,我承擔了巨大的風險。然而,交易系統崩潰的時候,我根本無法止損,因此我認為平臺應該補償投資者的損失’。

據《南華早報》報道,在市場崩潰之前,這名交易者用他的409個比特幣做抵押,從火幣(Huobi)借了995萬人民幣買入了1,228個比特幣。

另外,比特幣期貨交易所BitMEX仍然提供杠桿交易服務。

不過,目前中國已經禁止了杠桿交易,而BitMEX的交易量在全球交易量中占比較小。因此,這一角度的分析結果應該是2017年1月之前是Check(泡沫),現在是blank(不是泡沫)。

因此,比特幣最終的得分應該是兩分。比原先的分析結果高出半分。

換句話說,目前比特幣市場不存在泡沫,但我們正朝著泡沫發展。以下是我對這位研究者的分析結果作出調整后的總結:

發文時比特幣標準價格 買價:¥8142.00 賣價:¥8017.00

原文:
作者:SG KINSMANN
編譯:Wendy
稿源(譯):巴比特資訊()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