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其他幾位著名投資大師一樣,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嚴厲批評者。



 

2018年1月,伯克希爾哈撒韋首席執行官明確表示,“我幾乎可以百分百肯定地說(虛擬貨幣)不會有好下場”,還說如果可能的話,他會非常樂于市場上每一種虛擬貨幣的五年看跌期權。5月間的伯克希爾股東年會上,巴菲特的火力進一步升級,干脆稱比特幣為“老鼠藥陷阱”。

 

虛擬貨幣的擁護者們對這位老人的批評嗤之以鼻,但是他們很可能并不該這樣。過去幾十年時間里,巴菲特曾經不止一次準確預言到了那些重大的投資災難。

 

互聯網泡沫

 

2000年4月,開始有跡象顯示互聯網泡沫正在降溫。在連續幾年無休無止地前進后,科技股票那時較之史上最高點已經下滑了20%。然而,許多人都覺得這其實只是一次盤整,是給他們機會去吃進更多的互聯網股票。

 

然而巴菲特并不那么想。在這一年的伯克希爾年會上,他和自己的老搭檔芒格(Charlie Munger)遇到了與互聯網公司投機有關的問題,巴菲特直言,一切都會有最終清算的一天。

 

“歸根結底,財富只能由企業創造出來,這是唯一的渠道。”巴菲特解釋道,“投資者作為一個整體想要變得富有,只有企業才能讓他們達到目的。”

 

在巴菲特看來,互聯網技術從來都沒有問題,他和芒格也一直承認這技術的發展正在改變世界。關鍵是,巴菲特認為許多互聯網公司的股票估值實在是太荒唐可笑了。“到最后,還是要看估值。當大量的參與者一起投入一個總數持續增加的游戲,就會創造出一種表面上的真實。這樣的情況也可能會持續相當的時間,但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

 

巴菲特是對的。到2002年年初時,納指的點位只有巴菲特做出此番評論時的一半還不到。

 

衍生產品的危險性

 

其實,金融衍生產品已經存在了相當的時間,但是大為普及卻是2000年代前期到中期的事情。

 

2003年,巴菲特破例預先披露了自己年度股東信的一部分內容,交由《財富》發表,這么做的目的就是為了就衍生產品的危險性發出警告,他將這些產品稱作是“金融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在這一年的年會上,巴菲特做出了一番預言,而后者幾年后將被證明準確得驚人:

“查理和我覺得,有一種很低,但是卻至關重要的可能性……哪怕是發生在別處的某種系統性問題,也會被衍生產品嚴重放大。我們覺得,大家對這一點的認識并不充分。在我們看來,伴隨衍生產品變得日益復雜,日益普及,問題也就變得越來越大了。”

后來的金融危機幾乎完全就是按照巴菲特所描繪的路徑發生的。其他領域的問題(抵押放款過于寬松)發生,因為復雜的衍生產品而使得其破壞力大幅度提升,幾乎導致了整個美國金融體系的崩潰。

 

房市崩盤

 

說到抵押放款存在的問題,其實,在金融危機前幾年,巴菲特也在不停地批評美國抵押貸款行業和房價泡沫。他不止一次試著警告大家說,局面未來將向著可怕的方向發展。

 

在2005年的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巴菲特說:“如果你持續推高某種商品(住宅)的價格,在這過程當中,支付這不斷高企的價格的是一些認為因為政府擔保的存在,他們自己絲毫不承擔任何風險的人,于是資金源源不斷涌入,很長時間內,似乎每個人都是那么開心。”

 

不過,沒有幾年,大家就開始發現事情不對的苗頭了。房價停止上漲,抵押贖回權喪失的案例開始增加,但是這些和即將到來的一切相比簡直不值一提。在2007年5月的年會上,巴菲特直言,在房地產市場上,“你將目睹重大的災難”。

 

巴菲特談到了當時存在的各種“創新性”抵押產品,比如負攤銷抵押貸款,即借款者甚至不需要負擔貸款利息,而這只能導致債務氣球的不斷擴張:

“我覺得放款者是傻瓜,借款者也是傻瓜。如果有人第一年償還正常抵押貸款額度的20%到30%都成問題,怎么能夠指望他們幾年后償付110%?那些放款機構的人們基本上就是在下注,賭房價會繼續漲下去,于是借款者是否還款就根本不重要了。這種策略在一段時間內確實行之有效——直至徹底失靈。”

巴菲特預測的唯一瑕疵或許就是未能充分估計房市崩盤將對美國經濟造成的整體沖擊。“問題在于,這是否會擴散開來,對整體經濟造成巨大影響。”巴菲特當時說,“我想單單這一個因素可能不會造成大麻煩,畢竟我們的經濟天然是如此龐大。”

 

其實,這也不能全說是巴菲特的失誤,單單房市確實不足以造成經濟危機,問題在于,當不良放款實踐和他同樣警告過的衍生產品結合起來,災難就降臨了。

 

當然,巴菲特的真正專業還是投資,并非預言,而且誰也沒有可以洞見未來一切的水晶球……巴菲特也犯過錯,比如最近就公開承認自己后悔錯過了亞馬遜的投資機會。可是,這就能夠成為大家無視他關于虛擬貨幣的預言的理由嗎?

 

不要以為巴菲特老了,落伍了,不懂得新生事物了,就對他的觀點不屑一顧,要知道,“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巴菲特或許并不透徹理解比特幣等虛擬貨幣背后的科技,但是他充分了解什么是泡沫,什么是投資者的非理性行為——他要是連這些都不懂,他和伯克希爾的驚人財富難道是充話費送的?(騰訊證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