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2017年初購買了1比特幣(當時價格還不足900美元),那么現在你的回報率可能達到1100%左右了。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你并沒有那么做。也許你是在2017年11月或12月入場的,當時比特幣價格刷新紀錄的新聞屢屢搶占頭條——先是突破1萬美元大關,然后是1.5萬美元,之后又繼續攀升。如果你運氣非常糟,在2017年12月17日近2萬美元的峰值水平買入,那么到2018年1月17日(當日價格跌至10800美元)你的虧損就達到45%左右了。其中有超過2000美元是在24小時左右內跌去的,而引發這一暴跌的原因是此前韓國財政部長金東兗(KimDongyeon)的表態。金東兗表示,為遏制投機行為,韓國可能會打擊加密貨幣交易。很少有資產會像比特幣這樣讓人覺得既有泡沫又處于崩盤狀態的。

 


光是從一年前的價格這一估值指標來看,比特幣當前的價格仍然高得令人眩暈。對于那些不敢相信比特幣已經漲到這么高的許多懷疑者而言,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什么因素會導致比特幣價格進一步回落。而能看得到潛在虧損空間的比特幣持有者當然也最擔心這一問題。


專注于比特幣及相關技術領域的投資機構Digital Currency Group的開發總監梅爾泰姆·德米勒爾斯(MeltemDemirors)稱,在過去,“比特幣和數字貨幣在利空消息面前往往都展現了超強的抗跌性”。多年來,戈克斯山公司(Mt.Gox)、比特幣交易所(Bitfinex)和BTC-e等加密貨幣交易所相繼遭到黑客攻擊,被盜比特幣價值累計數億美元。

 



對于比特幣而言,一種可能帶來滅頂之災的情景是區塊鏈遭到黑客成功破解。黑客也許可以通過組織動員網絡上逾一半的計算能力來更改區塊30鏈的歷史記錄。但那是極難做到的。數字資產交易所Gemini的聯合創始人泰勒·溫克爾沃斯(Tyler Winklevoss)稱,有技術做到這一點的人完全可以“選擇參與進來”,通過挖礦來獲得比特幣。溫克爾沃斯的比特幣持有量在全世界位居前列。


更可能變成現實的風險要平淡無奇得多。首先,雖然大量投資者和投機者已經紛紛買入比特幣,但這種貨幣在現實世界中使用起來并不容易。對于小型交易來說,網絡的速度緩慢且用網成本高昂。假設現在買一杯咖啡需要4美元比特幣,而下周這4美元比特幣的價值就飆升到8美元,誰還愿意花它?

 



比特幣開發者之間已爆發了一場非常公開的內戰:一個陣營贊成對比特幣網絡進行調整,另一個陣營則不支持。韋德布什證券公司(Wedbush Securities)的董事總經理謝里·凱澤曼(Sheri Kaiserman)表示:“必須得讓開發者們協作起來,弄清楚如何妥善而持續地擴大規模。”凱澤曼也是在早期就深信比特幣潛力的華爾街人士。與此同時,比特幣還面臨來自其他數字貨幣的競爭,比如比特幣現金、萊特幣和以太幣等,這些數字貨幣價格也已大幅上漲且波動劇烈。


人們可能要花數周時間才能弄清楚各種加密貨幣之間的細微差別。但比特幣面臨的主要風險實際上是最容易理解的。“推動比特幣價格上漲的最大因素有可能是促進其價格下滑的根源——動物本能的逆轉。”區塊鏈新創企業Chain的首席執行官亞當·盧德溫(Adam Ludwin)稱。“基本上投資者認為比特幣是會繼續上漲的。但如果人們相信它會繼續下滑,其跌勢就會自我強化。”

 



 

為了解釋這種心理,盧德溫引用了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觀點。凱恩斯將投資比作一場報紙上的選美比賽,由讀者選出多數人公認的最有吸引力的美女照片。為了贏得勝利,讀者將不得不摒棄自己的判斷,純粹猜測一般人的審美標準。或者,更瘋狂的是,讀者甚至會猜測其他參賽者會如何揣摩一般讀者的心理。盧德溫稱,總體而言,加密貨幣是“迄今為止最契合凱恩斯選美理論的市場之一”。所有投資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投機,但與股票等資產不同的是,比特幣并不是對未來收益的權利憑證(投資者可相應予以估值)。相比之下,人們投資比特幣的根本動力是相信別人也會想要它。

 



約翰·梅納德·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1883年6月5日—1946年4月21日),英國經濟學家,現代經濟學最有影響的經濟學家之一


比特幣繁榮的一種心理學解讀是:它是各種資產全線走牛的一部分。盡管存在政局、朝鮮問題以及股票估值不斷上漲等令人擔憂的因素,但投資者當前的風險偏好似乎很強勁,他們擔心會錯失巨大的收益。又或者,比特幣代表的可能是樂觀主義的反義詞:許多人之所以被加密貨幣所吸引,是因為他們認為加密貨幣可以緩解2008年舊體系的崩盤之痛,他們對比特幣的信念已經很難動搖了。雖然市場的心理難以確定,但波動性向來都是可靠的。(商業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