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英國《經濟學人》報道,大多數創業公司都喜歡在建筑物、廣告牌以及其它能看得到的地方自豪地刷存在感,不過,這不包括加密貨幣初業公司Coinbase。在Coinbase舊金山的總部所在的高樓里,訪客看的是一個沒有標識辦公室大門和門鈴。訪客通過對講機確認去哪家公司。在網上搜索Coinbase,它的辦公場所散布在不同的地方。這是一種轉移策略,不讓心懷不滿的加密貨幣投資者、想要竊取加密資產的人以及其他不法分子找到。



 

這種低調與其高曝光率形成反差。Coinbase是硅谷成長最快的一家新企業,也是迄今為止從加密貨幣狂熱中脫穎而出,最為優秀的一家企業。這家6年前成立的創業企業是一家從事比特幣及其它加密貨幣買賣的在線經紀企業。去年,該公司獲得了風險投資機構1億美元的投資,估值達到16億美元。有報道稱它目前的估值約為80億美元。Coinbase聲稱擁有約2000萬用戶賬戶,可能占到了全球所有加密貨幣交易賬戶的一半,存有的資產價值達200億美元。除了迎合散戶,Coinbase還管理著一個面向專業交易員的交易所,交易數額龐大。有傳言稱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有意收購它。

去年,隨著加密貨幣價格飆升,而比特幣價格上漲了16倍,Coincase在2017年的收入約為10億美元。Coinbase總裁布萊恩·阿姆斯特朗說:“我們在淘金潮中出售鎬和鐵鏟。”Coinbase對每筆交易都收取費用,就像嘉信理財公司(Charles Schwab)在人們購買股票時收取費用一樣。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加密貨幣像最近一樣情況不佳,Coinbase能否表現優異。(例如,比特幣從今年年初至6月27日下跌了55%。)

按喜劇演員約翰•奧利弗(John Oliver)的話說,加密貨幣融合了“你對貨幣的一無所知以及對電腦的一無所知。”正是這種不透明性給予了Coinbase機會。該公司不僅有操作簡單的手機應用,同時遵紀守法,聲譽良好。房屋租賃公司愛彼迎(Airbnb)和叫車公司優步(Uber)在新市場上沒有首先獲得政府批準,但與他們不同,Coinbase行事謹慎,首先在計劃運營的美國各州獲得許可證。雖然這可能阻礙了它的發展,但可以幫助避免出現爭議。

在目睹了將資金轉移在世界各地流通的重重困難后,阿姆斯特朗開始提鼓吹加密貨幣。在休斯敦的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學習期間,阿姆斯特朗與人共建了一個名為“大學輔導網(UniversityTutor.com)”的在線輔導市場網站,解決在全球范圍內用各種貨幣支付教師費用的問題。后來,他前往愛彼迎工作,之后進入創業孵化器Y Combinator學習,后來與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的Fred Ehrsam成立了Coinbase。

兩位創始人都反駁了對加密貨幣狂熱者狂野、無法無天的反傳統者的刻板印象。6月27日,阿姆斯特朗發起了名為GiveCrypto.org的慈善活動,旨在鼓勵那些通過加密貨幣發家致富的人獻出一份愛心,自己也捐出了100萬美元。然而,Coinbase的數字財富并不能避免波動。阿姆斯特朗拒絕就最近加密貨幣的貶值對Coinbase的銷售帶來的影響發表評論,但他承認,“在上流市場,人們傾向于進行更多交易”。



 

據研究公司AppAnnie稱,自從比特幣在12月達到峰值以來,Coinbase從美國下載次數最多的金融應用跌到了第29位(見圖表)。為了不受價格波動的影響,Coinbase的業務范圍超出了經紀業務,增加了資產管理部門、保管等業務,同時正在收購其他加密貨幣初創公司。然而,快速擴張并不是一帆風順。去年,在新開賬需求猛增時,Coinbase就很狼狽。

據知情人士透露,Coinbase希望能盡快在明年上市。不過,除了加密貨幣波動,它的上市計劃還面臨著三個潛在的威脅。首先是監管。美國對加密貨幣采取了不干涉的態度,美國是最大的市場,沒有對加密貨幣的交易進行大量限制。中國、印度、日本和韓國等國都實施了一些法規,造成加密貨幣交易很困難、昂貴或非法。任何變化都可能對Coinbase造成災難性的影響。同時,改變美國目前慷慨的稅收待遇也會減少加密貨幣作為一種投資的誘惑力。

其次是競爭。Coinbase的增長經歷表明,人們對投資加密貨幣有很大興趣,銀行現在也正盯著這個市場。在線經紀公司Robinhood通過出售股票卻不收取傭金而贏得客戶,如今該公司還提供加密貨幣。就像股票交易費用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大幅下降一樣,加密貨幣的交易費用也可能會出現大幅下跌,給Coinbase的盈利帶來壓力。

第三是安全性,這也是最尖銳的風險。今年1月,一伙武裝劫匪將目標對準了加拿大的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個人投資者的比特幣遭黑客和竊賊盜走的事例也屢見不鮮。類似的事件可能會摧毀Coinbase的業務,因為它所存儲的200億美元加密資產中,大都未上保險。Coinbase首席技術官Balaji Srinivasan說道:“作為一家銀行的首席執行官,你可以在搶劫中批準一筆大額匯款,然后在第二天將它撤銷。但是數字貨幣就像一箱現金,給出去就拿不回來了。”如此看來,辦公室大門沒有標識是有原因的。(中國日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