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的數字貨幣市場監管條例和監督機制一直都不是很完善,交易規則的缺失讓很多機構和財團興風作浪,肆意的收割韭菜,哄抬數字貨幣價格。



 

雖然說數字貨幣排名前十的主流貨幣莊家和財團影響力比較小,但是目前場面上3000多種數字貨幣有強莊控盤的太多太多。前段時間的全球G20財務會議并沒有對數字貨幣監管共識作出重要決定,反而將時間推遲到了7月,也就是說目前還是缺乏一定的監管和市場制度的完善。

 

如果7月真的可以做出有關數字貨幣市場的交易準則具體的細節措施監管條例,短期來看是利空但是長久來看對于數字貨幣市場是一個絕對的利好。

 

一個完善的市場交易規則和監管制度是數字貨幣市場走向大眾化的前提,目前這個小眾化的情緒化消息盤市場就將不復存在,而市場也會走向理性。

 

需要指出的是我們離真實的國際化仍舊很遠。

 

尤其是在比特幣等數字加密貨幣上。加拿大是2013年起對數字貨幣交易收稅的。法國從2014年起對加密數字貨幣收益征稅,現在剛從45%降低到19%。北歐的幾個國家那更是早于我們在討論鑄幣權問題時,就將數字貨幣等同于法幣了。

 

到目前為止承認比特幣為合法資產的遠不是幾個國家,而所有承認其為合法資產的國家都有相應的監管,第二波比特幣監管有將比特幣納入商品交易、證券交易范疇。所以到今天,要是再去問問哪個經濟學家,他可能就不會說送給他也不要了。 

 

人們對數字貨幣的不了解來自不知道不了解,并不是它對鑄幣權的沖擊。你挖到一塊狗頭金,是不是妨礙了鑄幣權了呢?有比特幣存在國家貨幣是不是不可以數字化了呢?

 

“有望監管”和“明確監管”是兩個概念,僅僅是“有望”還談不上春天,只有明確了數字貨幣的司法認定,依照各國金融監管法規來組織相應業務,才算正真水落石出。而監管體系對數字貨幣的認定又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力:

 

1、認定為國內可流通貨幣的國家會是最友好的國家,其行業發展定會相對繁榮,因為可以在本國流通的貨幣,使用、持有成本是最低的,最能發揮出“錢”的作用; 

 

2、認定為某種外匯貨幣,也就是比如說非洲某國認定其地位是同美元相同地位的一種外匯,其利好次之,流通性不如本國法幣,兌換還有兌換成本,以及相應服務利潤的稅收;

 

3、認定為證券,利好程度第三,不能當貨幣對待了,除了交易費用外,還會有增值帶來的利得稅等稅務負擔,不過起碼能大幅度擠占傳統股票市場的社會職能,取得不菲成就;

 

4、認定為新類別虛擬資產,也算利好,效果最差,現在大部分國家都已經給了這個程度的司法認定,主要也就是用來炒作了,連黃金都比他強——黃金起碼還能制作首飾和加工電路板,單純為了資產而資產的定義,容易產生共識崩塌的價值陷阱;

 

5、認定為非法電子產物,禁止持有,這是毀滅性的打擊。 

 

最終結論:

 

多數國家可能會給予第3點的待遇,但是第1、2點很難了,除了第4點這個不溫不火的監管地位,想升級地位的靴子還得等,應該不至于等到多數國家降級成第5點。因此,監管達成共識,要看落地到哪一級,目前看多半是2到3級的可能,如此就算一個很不錯的利好政策了!

來源:比特幣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