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到很多企業無論在傳統的產品開發,還是在一般的企業實踐方面,它們往往保持單打獨斗。企業希望確保知識產權的安全性,并在市場上擊敗競爭對手。


  許多區塊鏈初創公司都否認了這種想法,相反,他們決定將他們的代碼開源,允許任何人在他們的項目上構建框架,并與競爭對手合作,完全不按傳統的商業套路出牌。在“舊金山區塊鏈周(SanFranciscoBlockchainWeek)”的活動中,這種合作文化比比皆是,很多個人非常樂意為其他公司的項目提供支持,并為某一集體項目奉獻自己的才能和資源。


  加密貨幣領域的協作文化也助長了另一種趨勢:對互操作性的追求。互操作性最基本的意義是指能夠相互通信的網絡和系統。因此,區塊鏈公司不是簡單的進行合作,而是試圖創造兼容的產品。


  互操作性之所以如此重要,部分源于其實用性。由于在不同區塊鏈上挖掘(或鍛造)出的加密貨幣種類過多,需要一種更簡單的跨鏈交易方法。換句話說,需要有一座連接所有通證經濟的橋梁。這就是交易所存在的原因。然而,這些中介機構存在風險,它們嚴重挫傷了去中心化的理念。


  在“舊金山區塊鏈周”的一個討論互操作性的小組會議上,區塊鏈情報平臺Alchemy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NikilViswanathan承認交易所存在被黑客攻擊的可能(最近對Bithumb的一次黑客攻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認為,交易所最終應該會被淘汰掉。


  盡管啟用一個更安全、更去中心化的交易框架很重要,但是互操作性的作用擴展到了各種區塊鏈用例。區塊鏈公司KavaLabs的聯合創始人BrianKerr認為,基于區塊鏈的游戲具有互操作性的潛力:


  “理想的情況是我可以在一款游戲中互操作我的電子游戲道具,而最好的情況是,我可以將這款游戲中使用的盔甲帶走,然后用在另一款完全不同的游戲中的一個角色上。”


  Kerr還討論了在模擬世界中使用視頻游戲項目作為支付手段的可能性,例如,用魔獸世界的戰利品購買星巴克咖啡。


  互操作性的另一個應用是在小費經濟中。許多連鎖平臺允許用戶用不同的代幣獎勵內容創建者,并要求個人使用每個平臺的內置代幣。根據Kerr的說法,在一個實現互操作的系統中,每個人都可以用“任何內置代幣”進行打賞。。


  他說這些假設看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但他相信“有了互操作性,我們將看到一堆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新用例。”


  ShyftInternational的首席執行官BruceSilcoff從身份管理的角度看到了互操作性的重要性。盡管Shyft的業務涉及更廣泛的數據保護和身份驗證領域,,但Silcoff相信公司的區塊鏈解決方案可以幫助移民和難民掌控他們的身份信息。


  Silcoff提到了一個人從愛爾蘭搬到加拿大的例子。當那個人到達時,他無法獲得信用卡,因為好像他的信用記錄在加拿大不存在一樣。Silcoff很想知道,“為什么數據不能互操作?”


  應用于這樣的例子中,區塊鏈技術可以作為向目前松散的系統添加互操作性的一種工具。這樣,也難怪那些奔波全球各地的是是多么厭惡Silcoff所描述的那種數據協調方面的缺乏了。


  雖然Shyft為實現“身份的可互操作”所做的工作為全球化世界提供了一種解決方案,已經頗具意義,但或許Shyft最大的潛力是通過平臺支持難民的能力而顯現出來的。


  Silcoff指出,許多在其他國家尋求庇護的敘利亞難民都有虛假身份。那些有合法身份的人通常會將他們的證件賣給他人,以換取食物、衣服或住所。Silcoff認為身份問題是一個亟待解決的難題。


  盡管像KavaLabs和Shyft這樣的組織對互操作性抱有很大的希望和良好的意愿,但互操作性并不是許多區塊鏈公司的目標。歸根結底,企業就是企業,它們是為了贏利而生的。資本主義一般不會為了做慈善事業而去獎勵那些慈善行為。


  話說回來,互操作性仍然可以被視為一個邊緣性的、或者至少是非標準的目標。的確,少數公司正在積極地將可互操作的架構整合到它們的系統中,但是這種行為更像是一種個例,而不是一種確定的趨勢。


  盡管如此,專注于互操作性確實會得到很多好處,最重要的也可能不是能獲利多少。在一個像區塊鏈一樣神奇的領域里,另類范式將成為一種常態。